源头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许 松 涛 时间:2015-01-06 02:18 浏览:努力统计中... 读者在线阅读
午后的阳光铮亮,镀了层金粉在围坐一起的谈白的中老年妇女脸上,身上,有着可意的悠淡与无拘无束。
  
  这是寻常一天的寻常时刻,不必在意,也无须雕饰,敞着的地,高远的天,深长的小巷,平民的幸福,有个老头捧了一面筛子出来,打她们面前经过,筛子上是掉了毛的豆腐乳坯子,垫在一层枯黄的干草上。中老年妇女便来了精神:豆腐乳要晒的,要晒的。这不经意的异口同声,说是交流不如说是自语,因为没有人不知道豆腐乳的做法;沥干的鲜豆腐,从豆架上下来时就不给进水,然后用刀切成长宽相当的立方块,放平到枯稻草上,柜面上或簸箕竹筛里,放在旮旯里呆上二十天左右,待暗中的豆腐小身子长出老鼠似的一身灰毛来才端出来晒,要好天气好阳光,这时一定是早春,天气渐暖了,太阳也一改病恹恹的愁样,来了血色和劲道,阳气看似漫不经心地上冲,光倒绵里藏针地扎下来———只要将这些小豆干块放在日头下的通风口,过风道,几天,小豆干上就褪了毛,表层结皮皱缩,面上却黄亮亮的,勾动一缕难言的诱惑,发散一片奇异的乳香,是夹杂霉变和腥味那种混合气息的香,是豆腐乳成型前的特有身子骨软化的香,从血脉里香出来的,从灵魂里香出来的,从舌尖上香出来的。随后将它晒得有些变色,也就是几个太阳日子照干,接下来下水腌制了,卤水是事先调制好的:姜、辣椒、盐、味精、冷开水,一齐装到有一副美人坯子的水肩似的罐里,放钵子里也行,封上盖罩,焖上几天就真正成熟了,揭开盖,舀出一些放在小碗盏里,显得好细腻好精致的那种软,那种红,那种俏丽,舌尖一触就又鲜又辣又香,是下饭的好菜。一般的家庭都少不了它供奉在餐桌上,冷吃也好,蒸一碗味道更佳。放在饭锅里一蒸乎,与米饭一同熟香之后,整块的豆腐乳就化成了乳泥糊糊样的东西,吃起来更是佐料透美出味。
  
  豆腐乳常常令我常从一粒黄豆豆想起。
  
  从一块豆乳的形成,我寻找的是不尽的滋味和气息,首先它从冬天来,这时豆子圆润饱满,憨态可掬,清纯的美汁凝固不为所动,而博大与丰富早沉睡在它金黄色的肚皮里。这已干透并健康的满载祝福的豆子,并不是种粒的身份了,而是继续向喜庆的年节奔进的福娃、白兔、红鲤鱼、大公鸡之类的装饰品,类似女人身上的金银玉器,它们是欣喜而灿烂的,浑身有说不完的快乐,哗啦啦踩着筛子的小孔弹跳,就像坐碰碰车的顽童,也似乱飞的金龟子、蝴蝶、似的,开始你带着我我撵着你地纷纷跳水、洗澡,扑通扑通落进桶里,清水凛冽却丝毫不影响它们的兴致,在水底沉醉了就不知归处,一天一夜全饱涨了起来,我仿佛看见了少女向少妇的甜蜜与幸福的过渡。这些不把自己当过家家看的小淘气们,全都一夜成熟并渴望有新的亢奋和锦绣前程。慢,说来也就来了,住进了突突叫的碾碎机欢叫的宫殿,面孔就全然不同;在热气升腾浓雾缭绕的高温和筛浆架上,神往的灵魂令躯壳跟梦的豆香飞走了———总之,在师傅的手上翻云覆雨,演绎出花枝招展的无数莫测来,其间不乏闪烁中华民族古老的探索精神和智慧的光芒:接豆皮,压千张,蛋白肉,豆干,豆奶,是谁寻找到那魔术一般的精灵附体了?在并未知晓科学却只在迷信和炼丹术盛行的年代,哪位术士与豆子公主有了如此不期的奇遇?是淮南王这位必定要因豆腐的发明而名垂汗青的人物吗?他是侥幸而又游戏的,似乎这样的发明透出一种不合正统的文化精神,但玩物并不一定丧志。我似乎看见他手握石膏灰粒,向盛满煮沸豆浆的大坩内撒上少许,搅拌,焐上片刻,便见雪花片片飞舞而来,那粗砺的大缸壁围住的就是一个神奇的世界了,谁也不知其间发生了怎样的变故,而那些稀如常态的豆浆立刻变得堆积而稠厚,水全躲进了雪花的身体,而这些雪花很快粘连成一体,只能泌出很少的黄色汤汁来,汤越少才越吉利,那是好年成的瑞兆,一脉相传了下来的文化符号,类如符咒,大水瓢舀得大筛巾里上架压实,颤颤巍巍,犹如雾气灯影里一个穿绣花鞋摇过来为儿孙祝福的老祖母,几十分钟足矣,豆腐脑成形,留下一版半版不入水的干豆腐,就可制出未来的乳品———豆腐乳。
  
  从豆粒到豆腐块终成豆腐乳,多得也有上百个工序,跨越的最短时间也需一年半载,虽说为小小的吃的目的,倒也是一个十分庞大的系统工程,且首创者根本就没有成功的把握,更没有事先期许的方案,全是水流到哪算到哪里的样子,没有刻意攻关的规定性,只是跟着步骤走,跟着动作走,跟着水流走,跟着一些豆粒的变化走,直到最终成了绵软可口的豆腐乳,虽没有像发射“神五”“神六”那样的难关可闯,却也是乾坤翻转海阔天空,有着不凡的成就与无数个偶然的巧合,暗藏机锋,是从低级向高级行进不断脱胎换骨得来的,真的发现了另一个自己,还为找到这些身不由己的变幻而欢欣雀跃。土地、阳光、雨水、节令,拌动空气无处不在,与一粒黄豆最神奇的蛋白质有了互为渗透割舍不尽的死党情结,它一直从那看不见的一条轨道或孔里滚下来,和悦了人们的心并疏通了日常生活的气脉,酷似连接天地人神的一个个小小天使。它是物候、种子家族、人类智慧勤劳探险及所有品格的大融合。它类若神仙简直法力无边,可是,在这个午后之前的我,心智被什么芜杂之物遮蔽了,即使曾经无数次出现过同样的场景我都无动于衷,让我略感愚钝的悲哀,由此及彼推演,大千世界里还有多少事物因我们平常缺少发现的眼睛而失之交臂,错失了对其的领悟啊,那些应有的窥探被木然的心灵劫持了,由此造成了对美好事物良苦用心启示不得的美好意图的浪费和大好年华的虚掷———没有忽略它是旁观者该有的品质,这远不止是关注日常琐屑中那些微不足道的细节上的事了。
  
  是否这样的豆子早就深藏了奔波的愿望,也深知了祝福的暗喻?我再次看见眼前死亡的稻草,它金黄的柔乱的身体依旧有阳光的色素。它沾着水稻的气息,稻子的血脉和本来的肉身,它与犁锄、耙有着永恒的缠绵,这样的豆腐乳制作出了源远流长的庞大的生物家族的鱼水亲情。因此也带着天然的和谐美满的元素,一路行进在变异的途中,最终抵达成功味觉和嗅觉的彼岸,成为根深蒂固的传统隐匿于民间,于菜谱的平凡中,唤醒人们深重浓烈情感的火口,来自天然而顺乎天道的素朴的绿色食品,就在每年某段时光的桌上露头,就在我们随手端着的白玉的饭碗前,传递着顾盼生辉的恋情,于是我听见了遥远的天边露水的歌唱和草叶摇曳华滋美哉的合舞伴奏,我体会出大自然最直接的智慧来自古老生命的源头。
请点击更多的读者在线阅读欣赏
上一篇:康儿的母亲 下一篇:最酷的编剧是谁?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读者在线阅读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