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四 眼长刺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陈 寿 新 时间:2015-01-01 15:59 浏览:努力统计中... 读者在线阅读
家乡有句谚语:四十四,眼长刺。眼睛长刺,是不是正赶上四十又四,不敢肯定,但发现自己睹物观人,明显的感到眼前毛毛的,却有很长的一段日子了。十几米开外,看人基本上是辩轮廓,至于人家脸上的表情,那是看不见的,揣度别人可能打招呼,自己脸上先挂着笑,傻傻的;看电视,29寸的,得在一米以内方能看到屏幕下方的文字,好在过了激动的年纪,看电视也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就着电脑,一会儿功夫,便是方块字跳舞,或长或短,或大或小,难以为继。借用一句用的烂俗的话,眼睛是心灵的窗户,“窗户”蒙了尘,有灰了,世界还是那个世界,于我却不那么清晰了。
  
  自三十岁以后,因长期熬夜,且经常大量饮水,眼袋越来越大,眼睛却渐次不那么明亮了。说起这“窗户”,本是很大很明亮的,能帮本家大娘穿针引线,能给二爷捉棉袄上的虱子,在穿开裆裤以至以后很长一段日子里,“大眼睛”成了我的绰号,大人们这样叫,小伙伴们也这样叫。直至八十年代中期结束学生时代,我的视力仍是一点五,尽管也曾躲在被窝就着手电看小说,尽管在此之前也曾没日没夜对着教科书准备“跳农门”,比对那些框着眼镜的有学问的斯文人,一点没有学问样。这得感谢那些“土匪”、“法西斯”们,但那些“土匪”、“法西斯”们已渐次作古。接下来的文字献给那些“土匪”、“法西斯”们,献上我对他们深埋在心里的怀念和感激。
  
  大六月天,生产队大人们在田里集体劳作,孩子们跟在后面翻翻泥鳅或捡点田螺什么的,突然,人们炸开了,接着便是围堵,说是抓了一条大蛇,“乖乖咙里咚,比扁担还长些”。小东西们也兴奋了,过年般的兴奋,掰开人腿挤进人墙,可怜见的那条蛇被生生活剥了。接下来便发现他们不怀好意的看着我,当我意识到什么,准备逃跑时,先是被几双大手抓住,接下来手脚身体便被无数双手死死按住了,嘴巴也被人捏开了,我叫,只能杀猪般的嚎,我吐口水,想糊了他们的手脸,我蹬腿,只是蹬掉了自己的裤衩,没有引起一丁点同情,眼睁睁的看着一大串形似紫葡萄、还冒着热气的黑乎乎的带腥膻味的东西顺着口腔继之喉咙滑进去,这还不算,有人说太苦了,应该是婶婶或是嫂嫂们的声音,于是又是一碗糖水被捏着嘴巴灌了进去,糖水还受用,想到那黑乎乎的腥膻的东西进了我的身体里,成为我的一部分,便是鼻涕和着眼泪“哇啦哇啦”想往外吐,当然吐不出来。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平时他们对我都很亲近,被抓住了就被挠痒痒,直至挠得我说话结巴,心里是十分不平衡,那么多的小屁孩,为什么独如此对待我,我吐,拼了命的吐,他们却围在一起哈哈大笑。你们土匪,呜呜呜,呜呜呜你们法西斯,呜呜呜,呜呜呜突然想起来一句话,觉得很有分量:斗私批修,呜—呜—呜—他们笑得更是起劲:这么个小伢,哪里学的许多新鲜话。其实这些话并不“新鲜”,晚上生产队里要点上汽灯“学习”,有人专门读报纸,那时《人民日报》订到生产队,只是大人们忙着抽烟说话纳鞋底,顺便打打小伢。趁人不注意,我抓住了一个手臂,在他手背上咬了一口,狠狠的。再闹,晚上用竹梢子下面条给你吃。最后是被父亲揪着耳朵拖了回去。被“土匪”、“法西斯”们灌进去的是蛇胆,我打小就常咳嗽,说是蛇胆能治,咳嗽是不是被治好,记忆中没印象,现在梦中还时时咳,倒是后来我弟兄几个吃饭,一桌子眼镜,唯独我没有学问样。“土匪”、“法西斯”们不会知道,四十年后,“大眼睛”会在电脑前去叙述他们质朴且有些粗鲁的表达爱的方式。
  
  眼长刺了,本还想治治,去过几家眼镜店,一验光,说不但近视,还有老花,于是胡乱的买了两副眼镜,想想草木枯荣,自然规律,也就不当回事了。有首歌曰:借我借我一双慧眼吧,让我把这纷扰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反映的是愿望,这个世界,芸芸众生,又有多少人能看得清楚明白真切?届知天命,对有些人、事,还是让眼睛长点毛好。不是么?
请点击更多的读者在线阅读欣赏
上一篇:你是谁 下一篇:再看七仙女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读者在线阅读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