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排轶事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李 求 实 时间:2014-12-31 23:45 浏览:努力统计中... 读者在线阅读
皖南山区腹地,盛产优质竹木。上世纪五十至七十年代,国家建设急需大量竹木材。可是自古以来,进出皖南深山腹地的只有肩挑背驮的徽道,除此以外,就剩一条河道。所以当时大量的竹木材只得通过放排的形式,从水路运往山外。
  
  秋浦河放排起源于何时,未有确考。但据笔者推测,应该是在清末民初时期,而且大规模的放排还是在新中国成立以后。有人算过账说,放排运输竹木材的成本是很低的。不过这种很特殊的运输竹木材方式,今天已经是见不到了。
  
  每年的四、五月份,雨水丰沛,是放排的日子。放排前准备工作有不少:提前数月砍伐好木材和毛竹就不用说了,还要准备铁卡钉、槁条以及直径三四厘米的杂木棍,这些都是用来捆扎竹排或木排的。槁条是一种叫檵木的树枝加工成的,手指头粗的枝条,韧性好,又柔软、抗拉。每年春节一过,大人们都要上山砍回一捆捆檵木树条。为便于使用,必须借助一种类似“曲棍球”球杆的工具,将槁条扭成麻花状的半成品,等到扎排时信手可用。如果是扎松杉木排,那就还需要铁卡钉。此外,还要准备好一根粗细适中、用来撑排的竹篙,七、八米长,竹篙的根部,要加上一个铁打的护头,一来防止头部开裂;二来可确保挥舞竹篙时,篙头着落能够牢牢吃住河床,一扎一个准;另外就是有铁块的附着,竹篙头部的重量大,惯性增加。编扎排使用的各种材料还要留一部分带到放排路上,以备换用。排一般扎一米五到二米宽,排的长度一般十节左右。排的层厚也有讲究,松杉木排只平扎一层,但竹排就要叠放二至三层。这是由材料的性质决定的,因为松杉木为实木,比重大,而毛竹空心,比重小,在水里自浮性好,所以就水路运输体积来说,毛竹的要大于松杉木。
  
  从秋浦河上游的占大到秋浦河入长江的贵池池口,直线距离不过八十公里左右,但沿着曲曲弯弯的河道走却是百余公里。一条编扎好的竹木排,从占大下水,到随河水漂流到贵池池口,完成水上运输使命,速度最快的也要六、七天时间。如果不顺,则要上十天。全程大致分三个阶段。第一段,从秋浦河的小支流启程,入干流恭浚河,再到鸿陵河交汇处的香口,约莫二十公里距离;第二段,从香口到殷家汇,约五十公里;最后一段,从殷汇到贵池的池口。三段河道和水流各有特点。秋浦河的小支流河道较窄,上游来水面积并不是很大,涨水、退水都比较快,往往是发一次大水,适宜放排的河水流量只有三两天,水太大、太猛急以及太小了都是不行的,所以小河放排有个时机问题。不过,一旦出了小河,进入秋浦河干流,水势的涨跌就平稳多了。因此,在主干河道放排,适宜的时间就长多了。
  
  从占大一条小河里放出的排到达香口,至少耗时两个白天。应该说,这段水路放排的难度最大,因为水面窄、弯道多,且落差大、水流急,行排时最容易触礁搁浅,最严重的就是捆扎有序的排被水流和惯性冲撞成一堆,遇到这种情况那只得重新编扎排了。香口旧时是一个水运码头,很繁华。秋浦河上游的两条支干流在这里交汇,过去从香口往下是通大船的。放排有个规定,夜里是不可开排的。因为秋浦河水深滩急,夜间光线不好,能见度差,操作极不安全。所以,上游下来的放排人一般都要在香口小旅馆里住一宿。停歇时,除了休息之外,最大的一个动作就是“镶排”:将两条小排并在一起。因为秋浦河的水面到此已经是好几个小河宽了,而且从香口往下,再没有人工拦河坝了。从香口往下,一条镶并过的排上的放排人也要减去一大半,原来一条小排有三、四个人服侍,并排以后,从香口往下,一条排上就只有两个人掌控了。另外,从香口开始,由于水深河宽,竹篙已难发挥作用,排的头前会启用一种长毛竹做成的“棹”,实际上就是起控制排行进方向的“舵”作用,由放排者操控。从香口到殷汇,五十公里左右,需二至三天。当排放到殷家汇,那可是万家灯火啊。古往今来,殷家汇就是一个知名度很高的地方。过去有一种说法,山里人要是有谁说到过殷家汇,那一定让人刮目相看。从地理上说,到了殷家汇,见不着了山,眼前一片开阔,也才算是真正的出了山。放排人将排停稳系牢后,除了留下值班的外,部分人去逛夜市、找旅馆。第二天天一亮,又有一半的送排人打道回府。所以,从排下水开始是一大帮人,最后到池口的却剩不了几人。到殷家汇后,排又会进行一次合并,四、五条上游被镶过的排再次并接起来,一个整体叫做一挂。开排前要看水势和天气情况,如果遇到刮北风或者涨“白水”,也就是长江水位上涨,江水托着河水倒灌,那么就要雇当地的小船牵引。从殷家汇到池口的水道距离不过二十多公里,但前行的进程难以掌握,指不定哪时能到池口。一、二天到达也有可能,三、四天到达也是常有的事。不过,过了殷家汇,已是胜利在望,排的安全已无大碍,听天由命、随水漂吧!完成任务只是时间问题了。
  
  将排放到池口,交过货,就算完成了任务。其余的时间就全由个人支配了,可以去看朋友、走亲戚,也可以去城里看一场电影或听一次戏。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就是,出一趟远门,总不能空着手回家吧?实际上,不管是谁,只要到了池口,都得去逛逛商店、集贸市场,买一些特产或新玩意,如山里吃不到的荸荠,等等。剩下的就是回家哄小孩,逗大家乐了!
  
  过去放排,在农村里可是件大事。谁家有人参加放排那都是了不起的。放排是个技术活,不仅人要机灵、胆大、稳重,还要有好的体质和水性。那个年代,放排就是出征、远行,更是战斗。笔者的祖父年轻时候是放排能手,五十多岁还时常上排,带一带新手。记得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孩童时代的我和一帮小伙伴们,遇到放排季节,那就兴奋得不得了,跃跃欲试,争着坐排。也不奇怪,没有见过或很少坐过现代交通工具的少年,能坐一阵子排也很过瘾呀。可是排在河里行,速度跟人在岸上小跑一般,想上去就得有一大跳,胆小的人是不行的,女孩子就更少了,不过那时,除了一群男孩,也有胆大的女孩争着跳上排。如果说,跳上排还不算太难,那择机下排可就更难了,所以敢与排挑战,还是能锻炼一个人的胆量和灵活性的。而且,小孩子坐在排上,那也只能老老实实抓住竹木。却见身披蓑衣、头戴斗笠的大人,面对汹涌澎湃、桀骜不驯的河水,沉着应战。一会儿把长长的竹篙头甩向左边,一会儿又抛到右边,在排两边撑来撑去,该是一种惊心动魄、气势如虹的场面。结果,排就像一个温顺听话的家伙,任凭大人摆布,沿着河一直奔涌向前……
请点击更多的读者在线阅读欣赏
上一篇:大赦 下一篇:供销社里的陈年旧事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读者在线阅读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