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的翅膀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卞 毓 方 时间:2014-12-24 20:34 浏览:努力统计中... 读者在线阅读
超然
  
  登封市嵩阳书院庭内,一前一后屹立着两株巨柏。史传汉武帝当年游嵩山,首先看到的是前面的一株,他惊讶其蔽日参天,为生平所仅见,于是封它为“大将军”。谁料没走多远,又碰到一株,比前面的那株更加擎天拔地,昂然庞然。汉武帝因为已把“大将军”的封号给了前面的一株,金口玉言,不能更改,只好封它为“二将军”。传说“二将军”心里不服,登时气炸了肺,树干从中裂开一道数尺宽的缝隙;而“大将军”呢,因为喜出望外,从此竟乐呵呵地笑弯了腰。
  
  日月无穷穷日月,江山不老老江山。在汉武帝之后两千一百多年,我来嵩山,“大将军”、“二将军”依然相向挺拔,相与葱茏。我在两株巨柏之间徘徊,我想,压抑不住地想:人类忒是多情,总要把自己的喜好强加于万物。其实呢,山川鍾灵,草木毓秀,“大将军”从未因汉武帝的敕封而感到荣幸,该怎么活就怎么活,“二将军”也从未因汉武帝的贬抑而感到委屈,愿怎么长就怎么长。——是以谓超然。
  
  革命家的锐眼
  
  天才一般总要染上自负。二十郎当的沈尹默,在诗文与书法方面已有相当造诣,日常难免恃才傲物,眼高于顶。
  
  话说有一天,他在诗会上结识了陈独秀。陈独秀当时还未出山,身份只是小学教员。但他快人快语,目光如炬。陈独秀在认识沈尹默的第二天,就找上门去,当面指出:“你的那首古风写得耐读,也最有意境。只是……你的字写得太差,与你的诗太不相配,说真的,简直其俗在骨!”
  
  一语惊醒梦中人。陈独秀的话,对于沈尹默,不啻是当头棒喝。尹默当下冷汗涔涔,浑身发抖,如同生了一场大病。如果说有什么转折,这就是转折。如果说有什么突变,这就是突变。沈尹默牢记陈独秀的批评,由是发愤钻研书法,这才有了后来的宽广天地。
  
  林徽因的大美
  
  据说,二十世纪如果评选美女,很多人都会投林徽因一票。她不仅天生丽质,貌若仙子,而且见识超群,才华绝代。我没有接触过林徽因,是以谈不上任何个人好恶。但是,林徽因在纪念徐志摩逝世四周年时说过的一番话,在我,却不亚于醒醐灌顶。林徽因说:“我们的作品会不会长存下去,也就看它们会不会活在那一些我们从不认识的人的心里。……这种事情它有它自己的定律,并不需要我们的关心的。”
  
  即使没有其它任何作品,单凭这几句话,这一闪灵光,林徽因就足以跳出凡俗而升华为至人。她看得真透彻!是啊,作者的宠辱决不等于文章的宠辱,文章自己另外有命。
  
  大师的隐痛
  
  为了谋取生存的更大便利和事业的更大发展,杨振宁在1964年选择了美国国籍。为此,他曾经多次撰文,反复强调自己的无奈。
  
  其实,用不着多加解释,世人绝对能够理解;尤其在国门大敞的今天,改变国籍已经成了某些“有志之士”的时髦。
  
  但是对于杨振宁的选择,有一个人始终不能谅解,这就是他的父亲杨武之先生。纵然你能找出一千种理由,一万种理由,做父亲的却永远只有一种不变的理由!——而这,也已成了杨振宁终生的隐痛。
  
  恩爱如酒
  
  沪上有一对九十高龄的夫妇,从小就是青梅竹马,婚后六十多年来一直相敬如宾,恩爱有如。
  
  因为沾了一点亲戚的缘故,有次我前往拜望,当扫就留宿在老先生的书房。记得那天晚上,我与老先生聊天,一直聊到9点,然后互道“晚安”,各自回房休息。约摸过了半个时辰,我出门上洗手间,发现老先生依旧坐在客厅。问他怎么还不回卧室睡觉,老先生拿右手食指按住嘴唇,轻声说,估计老太太还未睡熟,这会儿进去,会闹醒她,索性再等等。
  
  我于是陪老先生默坐,一坐又是半个时辰。当老先生最终蹑手蹑脚地走向卧室,手刚触到门把,门就从里面自动地打开了。原来,老太太根本就没睡,她一直在安静地等待那熟悉的脚步声。
  
  定位
  
  1949年10月1日,天安门城楼,当毛泽东以浓重的湘音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刹那间万众欢呼,礼炮齐鸣。然而,在这庄严而神圣的时刻,朱德却从毛泽东的身后悄悄走出。
  
  朱德为什么要离开他的位置?原来,城楼上空间狭小,他看到担当摄影的新华社记者为了拍下完整的画面,不得不把身子倚着汉白玉栏杆,一个劲地向后仰,向后仰。这样做太危险!朱德见状,赶忙一个箭步蹿了过去,牢牢抱住那位摄影记者的双腿。
  
  在朱德的帮助下,记者终于顺利完成了拍摄。而朱德本人,也就永久性地留在了开国大典的镜头之外。
请点击更多的读者在线阅读欣赏
上一篇:胡老师 下一篇:脚底下有一颗心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读者在线阅读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