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与夫子庙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梅 吉 顺 时间:2014-12-24 00:35 浏览:努力统计中... 读者在线阅读
提起南京夫子庙,亦犹北京的天桥,上海的城隍庙,几乎无人不晓。秦淮河上的悠久历史积淀着顾恺之、刘禹锡、苏东坡、王安石、陆游、辛弃疾、李清照、王安、谢导、孔尚任以及类似秦淮八艳的诸多传奇故事,吸引着来自海内外的八方游客慕名而来。至于“江南贡院”、“泮宫戏台”、“秦淮灯船”、“半雀野草”、“乌衣斜阳”、“奇芳小吃”……更是名满天下。
  
  因为久住夫子庙附近的缘故,深谙这块“六朝宝地”的变迁与幽秘,每念及此,进进出出总有一种自豪荡漾心间。无论是海外亲友还是大陆熟朋,到南京必到夫子庙,到夫子庙必到我家。好在我那硕大的书房尚能腾挪几张床位,加之卧室两间,卫生设施齐全,客厅、阳台,南北各一,即使一下来了十多人,不用订旅馆也能凑合接纳。平日休息,闲逛夫子庙,冷不丁就撞见一张熟面孔,到底如何熟也说不清楚,总之是人所共知的“名人”吧。夫子庙与名人的关系向来是瓜藤相连的,且不说诸多“文体”界“大腕”摩肩接踵,自朱元璋定都南京开始,不断有国家元首级人物亲躬“灵星牌”下、“大成殿”旁,聆听“桃叶渡涛”,俯视“文德半月”,明清风貌、廊坊市楼,尽在沧桑巨变之中,令人感慨系之。
  
  南京夫子庙伴随着古金陵已有两千五百年之久,“龙盘虎踞、山围故国”之中,辟有如此形胜之区,恰是历代名人“添砖加瓦”之功,易于诱发怀古幽情。李白的《登金陵凤凰台》、王安石的《桂枝香》、刘禹锡的《乌衣巷》、吴敬梓的《儒林外史》……均是夫子庙兴衰存亡的历史写照。近代孙中山、蒋介石、陶行知、李四光、郭沫若、巴金……等天之骄子都曾在夫子庙的碎石小道上留下过风雨足迹;中山烟紫、秦淮绿波、乌衣巷口、朱雀桥边、八艳故居、白鹭洲畔……弹筝逸响、余音绕梁、人事代谢、沧桑一指。
  
  若论夫子庙的小吃更是佳话多多,数不胜数,它们与名人也密不可分呢。
  
  有年我在魁光阁请一外地好友品尝“十八鲜”,正是夕阳西下时分,一大帮游人涌入厅堂,好不热闹?定睛一看,却是江主席来视察。他微笑着向我们点头示意,继而在有关人员引领下,健步直登二楼,久久不见下来。后听说江主席正在楼上题辞,写了许许多多条幅都不满意,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才落款收笔,留下了现今仍悬挂于堂壁上的稀世墨宝,可见江主席对自己的“留言”要求多么严格。
  
  还有一年,傍晚,我带着儿子在乌衣巷“王谢古居”纪念馆前玩耍,迎面过来一干人马,借着耀眼的灯光,我已看清居中者正是我们的朱总理。朱总理和蔼可亲,毫不避嫌,亲切地和我们一一打招呼。我儿子小,不知眼前是何许大人物,勇敢趋前,朱总理俯下身来抚摸着我儿子的双颊,问:“谁家的娃娃,别走散喽!”我应声连连,赶紧抱起儿子退至一旁。事后儿子好奇地问我:“那爷爷是不是我们秦准区的区长?”我说那爷爷是我们国家总理,比区长官大几百倍呢!儿子“哇”地惊叫起来。
  
  素有“秦准灯船甲天下”之美誉的南京夫子庙经过政府拨款修缮,如今更加夺目迷人,牌坊高耸、回廊九曲、歌榭舞肆,六朝芳草,万片珊瑚,缕缕明漪……每遇节日,张灯结彩,艺人工匠,尽显其能,神弦仙乐不绝于耳,各路游人纷至沓来。奇芳阁、魁光阁、蒋有记、永和园、六凤居、老正兴、得月楼……等知名小吃馆,大大小小不下三十家,“石坝文化”一条街更兼有“日本料理”、“韩国烧烤”、“美国牛肉”、“法国香槟”等异国风味,此乃典型的夫子庙饮食文化,名人新贵、黎民百姓、文人雅士……来夫子庙观光,倘若不品尝这些小吃,无异于枉费一游。
  
  这么多年来,我在家门口,夫子庙遇见的名人可谓千千万万,见多也不怪呐。我儿子小小年纪都能扳着手指头列出一长串他熟悉和喜爱的面孔:温兆伦、刘德华、张学友、鞠萍、董浩、赵薇、林心如、古天乐、苏有朋……不过,有的人,他还是很陌生。有天清晨,带他到奇芳阁吃“蟹黄包”,天刚刚亮,空旷的夫子庙广场上远远有一黄包车拉着个“酷女”向我们靠近。“醋女”眼罩墨镜,胸别手机,长发飘飘,一身休闲打扮。来到文德桥边,“酷女”摘下墨镜正欣赏“泮池美景”,我一看,那不是中央电视台《生活》专栏主持人赵琳吗?问及儿子,儿子说哪个赵琳,是不是赵薇的姐姐?
  
  想想也怨不得儿子,现在的小孩只迷恋看武侠片动画片,生活科学一类的节目却很少感兴趣,这是很不正常的现象。如此说,并不是要强迫儿子认识赵琳、文清、王小丫、白岩松、水均益、杨澜但是他们主持的节目具有一定的知识含量,熟悉他们也许更有收获。
  
  事也凑巧,那天一上班,报社领导就通知我去凤凰台饭店参加一个记者招待会,说是中央电视台《生活》剧组来宁拍片,要和市领导进行一次很有意义的对话。我立刻想起赵琳,上午才在夫子庙不期而遇,下午却要去采访她,这真是“巧上加巧”。令我颇感兴趣的是,那个在屏幕上多少显得有点腼腆的清纯姑娘在日常生活中却是另一派“酷”打扮,也许,电视主持人也同演员一样是需要“角色换位”的,不然,天天是“戏中人”怎能消受得了?
  
  话说回头,除了采访之外,我和很多“名人”本不相识,只因了“夫子庙”这个特殊的大“媒体”才得以一睹贵颜。论功议赏,夫子庙还真的值得我们南京人为之骄傲呢!近闻夫子庙要对外收费,这也不关紧,好地方是拦不住人的,尤其拦不住来宁观光的名人,单冲朱自清先生那篇《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掏一点钞票,租艇听笛、划桨撩波,置身于明清“灯红酒绿、玉软香温”的史忆钩沉之中,谁不向往这奇特的况味而引领自己走入历史的美梦……
请点击更多的读者在线阅读欣赏
上一篇:都市涌现不婚族 下一篇:江爹的酒壶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读者在线阅读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