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代人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陆 小 华 时间:2014-12-06 04:44 浏览:努力统计中... 读者在线阅读
单位新聘了个姓黄的年青大学生。小黄是自己找工作找上门的;来的时候,带着大学毕业证书,还带了他的作品,以及他编辑的校报之类的东西。杂志社的人看了他的资料,觉得他可以用,就留下了。小黄也就二十三、四岁,一副初出茅庐的样子。相比之下,我要长他二十岁。二十岁,当算是隔一代的人了。我们一块作事,闲余时也一块聊聊天,这一聊之下,有时竟比较起两代人的种种不同来了。
  
  小黄是一口气读了十六年书之后自己出来找事作的。自他们这一届开始,国家已经不包分配了。
  
  我们这代人,高中一毕业就没书可读了,因为大学已经不招生。但不用自己找工作,一出到社会,社会马上就给你一个饭碗。当然,还有另一些人是先被发配上山下乡,然后回城分配。总之,一切由组织由社会去安排。个人永远是被动的。我是一出门被分去工厂当学徒工,第一年的学徒工资是18元,第二年给21元。一般的操作工人是两年的学徒期,没什么特殊情况,两年后给你转正定为一级工,拿38元。钱虽然很少,但那时候消费水平低,且医药费全给你报销,生儿育女,抚养费教育费也不高,大家彼此彼此,所以那日子苦是苦,却不觉得日子过不下去。
  
  有时,我也问小黄有没有对象?什么时候结婚?
  
  一谈到结婚的事,就轮到小黄唉叹了。他说,结什么婚?就现在每个月拿三四百块钱,吃饭、喝茶、上下班搭车,钱就没了。那还敢交女朋友。现在结婚,房子、家具四百块工资的人什么时候能存得够这笔钱?想想,他说的也是实情。
  
  我是八十年代初结婚的。那时单位的习俗是,有人结婚,单位的同事就三块五块随份子送给新人一张床单一个闹钟或一个热水瓶什么的。没有双人床,单位宿舍只有一张单人床,床太小,我们只好在小床的侧加并上一张长椅,凑合着睡。这便是我们的婚床。我们甚至连婚礼——一个简单的仪式也没办。现在想来,我倒有点庆幸,如果是放在现今,操办一个婚礼,要忙得你十天八天不能安生;你要应酬各色人等,噪噪杂杂,烦心费力。这一切对于生性懒散、好静的我来说,实在是受罪。
  
  小黄他们这一代人多是自由之身,没什么入档案、人事关系介绍、工资转移卡等诸多束缚你自由的劳什子手续,你觉得单位好就干下去,觉着不好了,说跳槽就跳槽。其实没多久,小黄也真的跳槽走了。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人世间就是这么个道理。
  
  我们这一代人就没有小黄这代人那么潇洒。我们这一代人大多已经习惯了做革命的镙丝钉,只能等着别人来安排自己的命运。
  
  面对市场经济,我们这一代人的可塑性已经很小。我们这代人中跟风拿文凭(那文凭真实性十分可疑)的人也不少,但绝大多数人都没有一技之长。如果有一天,让我们走出去,也象小黄一样自己上门求职,我们中的多数人不知道有什么本事可以拿得出来的。大概只能放下架子去干过去曾经不屑的粗活。那一份的尴尬,就可想而知了。
  
  我羡慕的是小黄他们这代人的年轻,面对市场经济,他们完全有时间去适应,无论是心理上还是学识上。
  
  比较起来,社会又给了我们这一代人大锅饭、铁饭碗、没有竞争、没有风险、没有婚事花钱攀比、没有大额医药开销的压力诸种似是而非的好处。社会则给了小黄这一代年青人良好的发展空间,却也给这一代人前所未有的压力。而当我们共同面对这样一个不断变化的世界的时候,我们这代人则显露出种种窘迫,他们这一代人则要潇洒得多。
请点击更多的读者在线阅读欣赏
上一篇:山东人 下一篇:逛市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读者在线阅读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