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操旧业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江 建 军 时间:2014-11-10 20:06 浏览:努力统计中... 读者在线阅读
军人、盲人按摩师,曾经是我至盲前后引以为荣的两大职业,如今则被固化成了军人退休证和按摩专业中级上岗证,躺进了抽屉一角和记忆深处的不毛之地。剩下的,只有一个羞以启齿的非正规职业———家庭厨师。前几年,妻子体弱多病,直至中风住院,不得不请钟点工打理家务诸事,我乐得轻松下岗,从全职先生角色上全身而退,沦为彻底的无业游民,当起了甩手掌柜,专业“网虫”。
  
  经过几年的休养生息,妻子的身体渐渐复原,性情也不像从前那么急躁。进入牛年,50岁的老妻,身体越发的牛气起来,不顾我和儿子的两张反对票,坚决辞去了钟点工,并拿出了与我分担家务的“议案”。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权衡利弊,我领到了两大差事:一是开洗衣机,这活没一点技术含量,也不累人,只需点几个按钮,便可以坐等它发出“滴滴”声,唤我去晾衣裤、晒床单被套了。二是重新掌勺,重操厨师就业。这就有点挠头了,烟熏火燎不说,单就那一日三餐的重复劳动,便足以让人厌而生畏,已经过了几年饭来张口的快活日子,我实在不愿下厨去吃二遍苦,受二茬罪。可老话说得好,民以食为天,即使整天混迹于“网虫”之列,我也还是做不到不食人间烟火,还是俗人一个,一顿不吃饿得慌。没法子,总不能饿着肚子等老妻下班,再去演奏那不和谐的锅碗瓢盆进行曲吧。据说日本有项研究,说男人快乐下厨,可以延年益寿,管它有无科学依据,再次掌勺,我便抱定了这个诱惑男人下厨的信念,如此的自欺欺人,也不失为心灵自慰的一副良药。
  
  说到盲人掌勺,便常常有好奇者问我:“你行吗?油盐怎么放?锅里的菜如何装盘?”面对如此弱智、把盲人等同于废人的无心伤害,我不气不恼,因为他们往往表达的,是一份真诚的关切与友好。至于少数盲友,或存心懒惰,或为不折不扣的低能儿,总是以此为借口,活菩萨般让家人伺候着,还洋洋自得地夸父母的恩德,爱侣的贤达,儿女的孝心。我对此很不以为然,甚至有点怒其不争,哀其自贱。殊不知,父母有老去的一天,等到驾鹤西去的时候,老人怎能放下心,闭上眼。爱侣天长地久,也有心烦疲惫,不堪忍受其苦的时候,再说吃五谷杂粮,哪有不病不灾的,对此你将如何以堪?儿女羽翼丰满,振翅离巢的日子,更是指日可待。为此,我曾不止一次把自己的炒菜经毫不保留的转告盲人网友。比如斟油可以用个小汤勺,放多放少全凭个人喜好,盐末,净手后直接拈一小撮,反正那玩意本身就可以消毒。酱油醋之类,用鼻子闻闻,一切便“OK”了。最麻烦的,是出锅装盘,弄不好前功尽弃,煮熟的鸭子爬满地。但只需多练练,着重于双手的感觉和协调,功到自然成。就像那个名贯古今、至今仍活在中学课本里的卖油郎所说:“但手熟尔。”
  
  重操旧业,妻子每每吃着我精心烹制、吊人胃口的麻辣豆腐、降压佳品芹菜香干炒肉丝、又鲜又嫩的鲫鱼过黄河、百吃不厌的啤酒鸭、青翠欲滴的野马兰、爽口降糖的凉拌苦瓜片和各种风味的煲汤,总是拍着圆滚滚的肚皮,鸣冤叫屈般大叫大嚷:不得了了,胃口大开,我的腹部脂肪怎么办?我的减肥指标泡汤了谁负责?我则仿佛得到了莫大奖赏似的,在一旁喜滋滋的听任老妻知足的卖嗲撒娇。餐后收拾残局,打扫卫生,自然全是妻子的分内事。她为我捧上一杯清茶,便快快乐乐的忙开了。我品着并非名贵的家常普通绿茶,一种叫做温馨、叫做和谐、叫做婚姻美满幸福的感觉,有如缕缕茶香,在小家,在心里缓缓的升腾、散发、迷漫开去……
请点击更多的读者在线阅读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读者在线阅读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