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尖上站立的歌者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10-18 22:58 浏览:努力统计中... 读者在线阅读
  ●陆  蓉
  
  遇见云朵,纯属偶然。那一天,我在手机的多米音乐上听中岛美雪的《漫步bodog88博狗官网路》,然后手机的下一首歌曲随机播放到了云朵的《倔强》。不期然的相遇,如此震撼。
  
  震撼于她辽阔、高亢、金属般的音质,这个从四川羌族走来的歌者,用一种近似原生态的质朴歌唱,打动了我。“哭了痛了冰冷的醒了,痴痴地笑着,曾经的未来已经成这样。”横跨三个半八度的高音,让云朵获得了云端音的美誉。在歌曲的高潮部分,直冲云霄的歌声,冲击着情感的闸门,似乎将我卷入了一场风暴之中,胸中的万千河山,随着极具穿透力的歌声,汹涌着、澎湃着、激荡着。
  
  于是,不自觉地在心底跟着她一同歌唱,饱藏的情感,在净美的歌声中,渐次升高,盘旋而上,歌声中尖锐的痛在高音的演绎中,仿似针尖,那么轻易地刺痛了我。奔放的情感,倾泻而下,如此得酣畅淋漓。一曲听罢,情不自已,泪水已潸然而下。
  
  因为喜欢,于是又搜听了她的一些其他歌曲。《云朵》、《我的楼兰》、《牧羊人》,这些由刀郎创作的歌曲,延续了他一贯的音乐风格,情感浓烈,荡气回肠,似西域高原吹过的猎猎风尘,粗犷又不失温暖。“谁与美人共浴沙河互依偎天地,谁与美人共枕夕阳长醉两千年,从未说出你是我的尘埃,但你却是我的楼兰”;“那一片悠悠的胡笛在重重叠叠,似残风铺满戈壁,我见他意汪汪情漓漓颤巍巍,扶不住岁月的叹息”。这些歌曲中,高潮的旋律,总有着饱满的激情,焕发出生命最原始的不竭动力。
  
  云朵的演唱,剥去所有华丽的技巧,用她特有的金属质地的高音,演绎着人世间的情和爱。每首歌中,总能听到最动情的那个制高点,将满腔的炽烈的情唱到你的心尖上去,直到将你刺痛。
  
  在寂静的深夜,聆听着《云朵》,一遍又一遍,“我搂着阿妈的爱,从此再不要分开,我登上圣洁琉璃的天台,还是你小孩”。那直冲云霄的亮丽辽阔的高音,是八千里路的云和月,是惊涛拍岸卷起的千堆雪。于是,情感的防线瞬间决堤,在战栗中,泪水就这么夺眶而出。
  
  云端上的歌者,天籁之音。对于云朵,有太多的赞美之声。于我,她的歌声却好似针尖,用直插肺腑的决绝,刺痛了我情感深处潜藏的爱。
请点击更多的读者在线阅读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读者在线阅读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