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童年趣事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3-06-18 23:02 浏览:努力统计中... 短文摘抄
忆童年趣事
   作者题记· 有人说:当一个人喜欢怀旧时,他已经老了。我说:永远怀着一颗纯真的童心的人,尽管他早就老态龙钟,但他的生命之树却因此而常青。
    本文写的是,本人童年时代经过的和看到的一些事情。
                     1 课桌上的三八线
    我上小学是,是一九七八年到一九八四年之间。虽然新中国成立已有二三十年,由于某种原因,当时许多人的头脑中还塞满着旧时代的封建残留思想,男女之间的那些事就是其中之一,我们小学生也不能例外。在学校里,男生从未和女生一起打球,捉迷藏,女生也从未和我们一起踢毽、跳绳。在村里,男女之间即使擦肩而过皆互不搭腔,也不能四目相对,偶尔这对方无意往那方身上看了,也只是匆匆一眼扫过便收回目光。我们虽然不懂“男女授受不亲”、“非礼勿视”这些古训,但在社会舆论的氛围中,在长辈严格的监管下,男女双方都能严格遵守,无特殊情况,绝不敢跨越雷池半步。
    贪玩、好动、淘气是小孩子的天性,课外时间玩耍嬉闹纯属正常,然而上课时间,许多男生不认真听课,在下面频频搞小动作,女生也没闲着,同桌之间有着说不完的私房话。因为这样,一节课上完,许多学生都不懂老师教了些什么,考试成绩因此不太理想,老师十分恼火。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许多聪明的老师不得不使出撒手锏—安排座位时实行男女同桌制度。按照原来惯例,一个桌子安排两个座位,男生和男生同桌,女生和女生同桌。为了杜绝同桌两人搞小动作、扯大炮(方言:意思是漫无目的地瞎扯)等不良行为,老师故意把有不良行为的男生和女生的座位安排在同一桌。就这样,淘气的男生找不到玩伴,小动作少搞了,女生也因找不到“倾述对象”而不再整节课都扯大炮了。自从实行男女同桌制度以后,课堂纪律果然明显好转。
    课堂纪律的问题解决了,另一种问题也跟着来了。那时候,我们不知道有“天地尊卑、男尊女卑”的古训,但在潜意识里,我们和成年人一样,一致认为女bodog88博狗官网来就是低人一等,男人再怎么不济,也要在女人面前摆出一副舍我其谁的姿态以示权威。为了显示我的绝对权威,我用笔在课桌上划了一道线,并把这道线称“三八线”。线的这边三分之二强,是我的“神圣领土”,线的那边是我的同桌女生林小燕同学的“地盘”,只占据了课桌的三分之一的地方。上课时间,双方从不说话,表面上双方都在各自的“领土”上各司其职,井水不犯河水,暗地里,男的时刻处于一级戒备状态,女的则提心吊胆,生怕稍有疏忽无意越过分界线,遭到男的拳头伺候。有几次林小燕无意越界了,我都在第一时间做出适当反应。尽管我知道她是无意的,是情有可原的,但我还是毫不含糊举起铁拳。
   那时候,老师利用“男女授受不亲”的主流观念安排小学生同桌,以达到解决课堂纪律的目的,这种现象在我们这一带许多学校,班级曾经流行过很长时间。由于男尊女卑、男权至上观念作怪,在课桌上划定一条“三八线”的现象,在当时特定的历史环境下完全是合情、合理、合法的。随着社会不断发展,人们的思想与时俱进,妇女的地位空前提高,男女平等的观念已经深入人心,无论是课桌上的,还是人们心中的无形“三八线”,早已消失得毫无踪影。
                        2 拣花生
  
   小时候,每年农历六月底,就是收割早造稻谷的时节。收完稻谷收花生,脱粒好的谷子在地塘上晒着太阳,旱地里的花生也刚收完。接着下了一场雨,很大很大。
   我说的故事,发生在那个大集体生产劳动,吃大锅饭的时候。
   由于下了一夜的雨,我们村东北方那块田蓄满了水,天刚破晓,生产队的社员肩扛耙子,赶着水牛下田去了。他们趁着田里有水,把田耙好,好在不久以后给那块田插上秧苗。那天是星期六,吃过午饭后,雨还在下着,我戴上斗笠,披上雨具出门去了。这时候,田里可热闹了,只见牛脖子上套着栀子,拉着耙子慢悠悠地走在,跟在牛身后的是牛的主人。主人一手扶着耙子,另一手拿着小木鞭和绳子,绳子的那一头连着牛的鼻子。主人不断地按照人的意志循规蹈矩走,鞭打和吆喝只是象征性的,反之则不然。
   田里的水面上漂浮着一颗颗花生,像散落的珍珠一样白白的,十分耀眼,十分好看。那花生是好多天前收花生时落下的,本来埋在土里,田有水了,田里的土被耙子和成稀泥,埋在土里的花生就自然浮上水面了。收工时间到了,负责养牛的牛倌到田边把牛接去别处放养,耙田的社员洗脚上岸回家吃午饭了。趁着这机会,我挽起裤筒,在田里来回穿梭,一颗一颗把花生拣起放进竹篮里。等到田里的花生拣得差不多完了,便提着篮子唱着小曲打道回府。
   下午,父亲养牛回来了,和我一起把花生剥开,丢掉外壳,把花生仁洗净下锅。父亲是个节俭的人,每次买猪肉回家,总是割下皮,用竹篾串起来,挂在厨房里自然凉干,名曰腊猪皮。半年积累下来,攒了好几块腊猪皮。父亲拿出腊猪皮洗净切成小块,和花生仁一起放入煲药用的陶罐,加盐后用木炭煲成所谓的“药膳”。父亲笑着说:“这种“药膳”是专治肚子饿的病症。”由于下了一夜的雨,在田里的花生仁都长出了嫩芽。在那个缺衣少食的年代里,能吃上一顿用腊猪皮和发芽的花生仁煲成的“药膳”,全家人系像过年一样皆大欢喜。
   前几天心血来潮,按小时候的“配方”如法炮制了一锅“药膳”,味道确实不错,却吃不出小时候的气氛来。是多年来吃惯了大鱼大肉,还是其他原因,我不清楚。
          
                      3 麻雀和敲锣人            
    
   九零后以来的人很少有认识麻雀的,很多人没见过麻雀,甚至都未听说过麻雀这个词。我上小学的时候,麻雀很多,灌木丛里、大树上、竹林中、田头地间、房前屋后到处都是。
   早晨,我背着书包上学去,刚走出村口,就听见叽叽喳喳的声音,村口的池塘边和田边,是大片的竹林,包括麻雀在内的很多鸟类在林子里栖息,见到我就亮开嗓子不停地唱。唱得很好听,用现在的时尚语言来表达,那真叫天籁之音啊!
   小小的麻雀很可爱,唱歌又好听,但也有令人们心烦的时候。稻谷成熟时,整个田野是一片金黄,成群麻雀在田间大快朵颐,社员心疼那谷子,却又对它们束手无策,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好在田多,稻谷也多,小小的麻雀又吃得了多少。“由它们吃吧”,社员都无可奈何叹道。
   每年开春和初秋,把谷种撒到秧田里,种子还未完全长成秧苗的日子里,从早到晚都有麻雀光顾,走了一群又来一批。为了防止谷种被吃光,社员们想出一个办法,用秸秆或者干脆用废弃的猪笼代替秸秆,给猪笼插上几根木棍做手脚,然后给猪笼穿衣戴帽插在田里。远远望去,酷似一个人戴着一顶草帽站着田里看守一样。这样做的目的是吓唬麻雀,不让它们来偷吃谷种。没几天,这个骗局被聪明的麻雀识破了,成群的麻雀还像往常一样天天来吃谷种。社员们被惹火了,又想一个好办法来。生产队长专门委派一个社员,带着一面铜锣守在田边,见有麻雀来就敲锣。从此,我们村又多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秧田边的苦楝数下,敲锣人坐着板凳,麻雀飞进了,他便使劲敲锣。麻雀听到锣声后飞走了,敲锣人闲着没事,不是抽烟就是唱歌。没多久,麻雀又飞来了,敲锣人又敲锣,锣声吓跑麻雀后,他又开始抽烟,抽完烟后接着唱歌。如此周而复始多次,天色渐黑了,一天的工作就这样结束了。
   不知从哪一年开始,麻雀一年比一年少了,以致于曾在本地绝迹过。许多人都说,它们全部飞到一个很远的地方躲了起来。个别人则认为,当人们为了搞高粮食产量而大量使用化肥和农药以后,麻雀吃了田里喷过剧毒农药的谷物和中毒的天敌后,全部中毒死光了。不知俩种说法哪种是对的,反正麻雀绝迹已有二十年左右。近年来,由于退耕还林的缘故,树木多了些,偶尔见有零星麻雀出没,但无论数量还是种类都比我小时候差远了。
   童年时代,虽然物质匮乏,生活单调,我们却因单纯而充满无限的乐趣。光阴似箭,日月如梭,那时候的种种趣事犹如一场场梦,不料一觉醒来,已经踏入不惑的门槛里。只因这短暂的童年实在令我难忘,便用拙笔如实记下来,与朋友分享。
 
请点击更多的短文摘抄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短文摘抄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