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的春联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09-25 21:17 浏览:努力统计中... 短文阅读
  □彭  忠  富
  
  贴春联,是我国春节时的例行风俗,地不分南北,人不分富贵,都要在门两边贴春联。春联也叫对子、对联,多描绘时代背景,抒发美好愿望。家家户户一贴红红火火的春联,那过年的氛围一下子就浓了。
  
  春联起源于一千多年前的后蜀时期。蜀王孟昶好文艺,附庸风雅,“新年纳余庆,佳节号长春”从他的嘴里溜出来,不经意刻在门两边的桃木板上,这就成了中国的第一副春联。
  
  年年把春联刻在桃木板上,“总把新桃换旧符”,终究麻烦。市井人家加以创新,直接在象征喜庆的红纸上写春联,热烈的中国红,飘逸的书法,吉利的语句,这不正是国人热衷的形式吗?
  
  每年腊月二十左右,集市上就会出现卖对子的商贩。在地上铺上彩条布,然后把对子摊在上面,压上竹竿就成。一幅幅宽窄不一的对子在冬日的阳光下闪着金光,看得人眼花缭乱。只要你在摊位前稍一迟疑,老板就会过来介绍:“买对子哇,价廉物美,不买后悔,哥子要几幅?”老板的殷勤让你不好推辞,那么几句话下来,一桩小生意就成交了。
  
  再穷的人家,在腊月三十那天,也要想办法让自己的门户见红,不然就会被人瞧不起。贴对子时,先得把横批和上下联分开,不识字的还得请人斟酌一番,免得出洋相。对子也有讲究,龙门的、堂屋的、睡房的、厨房的,各不一样,就连猪圈门上也不能少,上联“六畜兴旺”,下联“五谷丰登”。
  
  写对子是读书人的雅事。父亲把瓦刀抡得团团转,可就是制服不了毛笔,肚里只有丁点墨水,毛笔当然就不听使唤了。父亲并不气馁,自从我三年级起,就给我买来笔墨纸砚让我反复操练,让我练好毛笔字,将来给家里写对子。开始自然是描红,然后临帖,父亲找来的废旧报纸写完了,我就直接蘸水在玻璃板上反复演练,半年后居然从形似到神似,毛笔字有模有样了。
  
  那年腊月,父亲买来红纸裁好,让我给家里写对子。我写的对子笔迹未干,邻居们就知道了,整个院子的邻居都把红纸带过来,让我帮着写对子。邻居蒋叔说,老三的毛笔字待得客了,干脆批发些红纸回来写好对子带到街上卖吧,准能赚钱。
  
  我写的对子也有人买,还能赚到钱?我不敢相信自己。父亲鼓励我说:“你不要怕,要相信自己的实力。我给你出本钱买红纸和墨汁,赚到钱算你的!”我那时脑袋一热,居然就答应了。五角钱一张的大红纸,可以写四副对子,一副卖五角,一张红纸可以赚一块五。父亲批发了三刀红纸,那个腊月我整整写了一千多幅对子,累得腰都直不起来了。父亲批发了些门神和我写的对子一起卖,赚了几百块,来年的学费也有着落了。父亲乐得合不拢嘴,逢人就夸我:简直给彭家争气了。
  
  从此以后,我练毛笔字更带劲了,对子也越写越好,直到我考上大学才搁下这门手艺。现在我虽然不写对子了,可是我仍然喜欢在腊月的对子摊边流连。我的目光在那些各式各样的字体上掠过,心里就会涌起一丝丝的暖意。
请点击更多的短文阅读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短文阅读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