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江夜色美如酒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李青葆 时间:2013-12-07 13:39 浏览:努力统计中... 短文阅读
踩着桔红的夜色,我和冬泉迈步在青田县城的临江东路。说确切一点,是走在瓯江畔的临江公园里,因为这条路的人行道就连着公园。   从龙津公园西头向东,但见人行道旁环保路灯雪亮,每隔10米就有一盏,组成闪光的长龙伸向两公里外的马鞍山脚。街道上车如流水,公园里游人如织,藏在草坪里的生态景观灯把香樟树、广玉兰照映得更加翠绿迷人。左侧临街店面全是五颜六色、千姿百态的霓虹灯。它给带着草香的空气抹上一层淡淡的红葡萄酒似的色彩。   抬头再看瓯江对岸水南,欧式的火车站大楼和20多层高的江南大厦、华光大厦,在霓虹灯的勾画下展示了欧陆建筑的美轮美奂,水中的倒影更是摇曳多姿、妩媚醉人。从高层建筑顶上打出的三条光束,横扫过鹤城上空,表达了青田人向远方来客问候并为之洗尘的深情。冬泉赞叹道,青田的夜景比南京秦淮河还好看。   冬泉是我几年前认识的朋友,曾在日本留学9年,专攻建筑色彩学,现在是北京某媒体的高级编辑,平时走南闯北,四处游历,见多识广。因此她的话有很高的含金量。   我告诉冬泉,30年前,县城还没有临江东路,现在的龙津路以下全是沙滩洼塘。马鞍山前的荒凉野地原来是枪毙罪犯的地方。直到上世纪80年代,筑起了防洪坝,县城一下子长大了52万平方米,于是才有东部的开发。而水南由农村变为今天这样的繁华,还是90年代瓯江大桥通车以后的事。   临江路的东尽头是塔山大桥,我们站在这座2006年才通车的大桥上,向马鞍山上的巽塔注目了良久。这座明代建造的宝塔在景灯的照射下显得神秘而高昂。它是青田标志性风景,是这座千年古城鹤城变迁的见证。夜幕中,它像整装待发的火箭,即将带着青田飞向新的高度。   在这桥上看夜景最佳。瓯江两岸火树银花,水中乾坤,晶莹灿烂;临江东路流光溢彩,仿佛天上的街道,伸向远方的夜空。江南江北的后山灯光点点,似太空的星星,给人以无穷遐想和梦幻般的感觉。   我们从桥上下来,到“西江月”咖啡馆去喝咖啡。   冬泉是第一次到青田,尽地主之谊的我先点了正宗意大利咖啡,西班牙哈蒙,又要了一盘水果和一碟瓜子,然后又挑了一瓶陈10年的法国葡萄酒。冬泉的酒量很好,几年前,她请我在北京全聚德吃烤鸭,四个人喝了两瓶二锅头,三瓶啤酒。她点的二锅头、烤鸭是北京的品牌酒菜;而我今天点的这些洋东西,也是青田独有的风味。华侨是青田的著名品牌,不要说全球有20多万青田华侨,分布在120多个国家和地区,单西班牙一个国家就有8万多人说青田话。他们把欧洲的特色引进故乡,与中式嫁接,日子久了,就形成了餐饮领域的“欧陆风情”。   冬泉一边慢悠悠地品着红酒,一边笑着说,在这里西酒东饮,就成了中西合璧的文化。   冬泉问我,当华侨还没有成为青田主流品牌时,你们饮什么呢?   一句话把我的思绪推到30年前。那时我们饮的还是黄酒和绿茶。记得一个没有电灯、没有月亮的夜晚,我和一位朋友去大街一家酒店吃夜宵,一斤黄酒,半斤猪头肉,一盆花生米,外加10只葱饺、一支烛光,总共只花了两元多钱。可在当时,这已很奢侈了。   时代不同了,地方特色也相应地起了变化。现在临江东路一条街上,就有中西餐饮店30多家,而且家家生意火爆。而全城有多少“美酒加咖啡”的吧店,更难以计数了。外地人把这叫做“青田现象”。   作为本地人,我是这样解读青田的“灯红酒绿”:改革开放壮大了青田的华侨队伍,在欧洲打造了一支专赚欧元的“青田军团”。近些年来,华侨要素的回流,欧元的频频汇入,在促进青田消费的同时,也改变了青田人的生活理念和习惯,人们谈生意、会朋友、写文章、休闲、请客、用餐等等,都把茶楼、咖啡馆作为首选佳所……   冬泉听了,赞同我的看法。她说她曾好几次去过欧洲,也采访过青田华侨。在外辛苦赚钱,在内潇洒享受。她钦佩青田人的创造能力,也赞美青田人对生活的热爱。   我们离开咖啡馆时,已过深夜零点。可是,临江东路,行人还是三五成群,私家车还是停成长龙,霓虹灯还是神采奕奕,吐着缤纷。   一阵夜风吹来,我忽然觉得灵感升腾,一首小诗从喉咙涌出:   临江夜色美如酒,   欧陆风情处处留。   三秩功圆千古梦,   相思飞上邓公楼。   冬泉听后,连连说妙,相思飞上邓公楼,正是诗眼所在。 请点击更多的短文阅读欣赏
上一篇:短文两篇 下一篇:蜂人疯语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短文阅读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