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三次“一刀切”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06-08 18:15 浏览:努力统计中... 报刊文摘
此生多次与“一刀切”相伴,其中3次让我终生难忘。   1970年,几乎没有上过几天中学的我,初中毕业了。69届正赶上“一片红”,所有的毕业生被分配到农村、边疆。当时,我家已有3人支农支边了,按照原先的政策我可以留在城市,但在“一刀切”面前,即使有天大的理由,也只有下乡一条路。当时年仅16岁的我,天真地认为下乡去劳动,如同春游秋游一般,游完回家就是了。跟随下乡队伍,我来到农村,放眼望去,满目的荒凉,又听说下乡知青将在这里扎根,不由得恐慌起来。坐在公社门口的地上,等老乡把我们带到村里去,这时不知谁先哭了起来,随之哭声一片,不少人甚至号啕大哭,那情景在30多年后仍然刻骨铭心。   那时农村的艰苦出乎我们的想象,没米下锅、没柴起火的日子让我们这些城里孩子经受了考验、磨炼了意志,这笔精神财富至今仍然受用,并成为我生命中无法剥离的一部分。   大学毕业后,我留校执教。经过10年的“文革”,大学教师有点青黄不接,我是少数几个年轻教师之一。那时,自学考试风起云涌,我为一位教授当助教。上课时,望着课堂里年龄比我大得多的学生,心里有一丝恐慌,也有一点喜悦,和这些学生相比,我觉得自己非常幸运。好景不长,转眼工农兵大学生的学历被认定为大专,大专生是不能上大学讲台的,于是,我们这批留校生被“一刀切”,全部退居“二线”,有的去了办公室,有的去了资料室。尽管我当时正在进修本科,但还是被毫不留情地“切”到资料室。这次“一刀切”给了我充足的读书时间,为我今后的发展奠定了基础,也使我有勇气跳槽,做我喜爱的编辑工作。   两年前,申报高级职称,我再次面临“一刀切”。有文件规定,1952年年底以前出生的人可以免考计算机,我恰恰是1953年出生,必须考计算机。怎么这么倒霉!“一刀切”老是如影相随,我有点愤愤不平。年过半百、原本对计算机一窍不通的我,报名参加计算机班,和小青年一起上机学习,看着年轻人一会儿便学会了,心里急啊!原本老花的眼睛在一闪一闪的电脑屏幕前久了,模糊一片。我告诉自己必须坚持、必须忍。忍着,忍着,有一天,我突然发现:一切的困难,犹如落进泥土里的雨一样不留痕迹,抬头望天,一片蔚蓝:计算机这个拦路虎终于被我拿下了。今天,我能上网并在计算机上写文章,真得感谢计算机考试,要不,我只能望“机”兴叹了。   在时兴“一刀切”的社会里,每个人都会遭遇“一刀切”,和“一刀切”较劲儿,我们永远不是对手,如果不幸遇上了,不要怨天尤人,坦然面对,也许坏事变成了好事。在与“一刀切”3次同行的过程中,我收获着生命中最精彩的篇章,值!   □陆 惠 芳 请点击更多的报刊文摘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报刊文摘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