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的魔术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余同友 时间:2014-04-26 13:34 浏览:努力统计中... 报刊文摘
春运了,我背着重重的双肩包到火车站坐车回家。候车室里到处都是人,污浊的气味弥漫在拥挤的空间中,闹哄哄,乱糟糟,我皱着眉,看着眼前的一切厌烦不已。我从故乡到这个城市来工作已经一年了,收入不高,工作却繁杂忙碌,每天早晨挤着公交出门,晚上踩着一街的灯光回到出租房里,恨不得躺在床上再也不起来,我觉得这是一个冷漠的城市。   我也学着城市人的样子冷漠地呆在候车大厅里,冷眼看着眼前的人群。这时,有一家人引起了我的注意,这是一对大约三十多岁的中年夫妇和他们带着的一个小女孩,看他们的行为言谈,可以猜到他们是进城务工返乡的。他们带着很多的行李,一个半人高的编织袋,一捆鼓囊囊的被条,一辆破旧的童车,这不奇怪,整个春运他们是主角,奇怪的是,他们先是或蹲或站在行李前,神态安详,面带微笑,好像对这里的环境满意极了,那个男人给小女孩讲了一个笑话,女孩子童声童气地笑了,女人也笑着,忽然提醒男人说,针没打吧,得打针了。男人憨厚地吐了吐舌头说,哟,是得打了,要不等会上车不方便。男人说着,从身旁包里拉出一个小包,打开,是一套针具和药品,他熟练地打开注射液,兑上药,推上针筒,挽起衣袖,对着自己的胳膊一针扎了下去,然后用药棉擦擦,若无其事地将药具复原,动作连贯,一气呵成,显然是操练过不知有多少回了。我忍不住好奇地问他,你这注射的是什么药啊,你会自己打针?男人抬头说,我注射的是胰岛素,我得了重度胰腺病,每天都要打好几针。我看见他露出的胳膊上满是针眼,不由得对他心生怜悯。他发现了我的神情,对我笑笑说,没事,我都打了五年了,你看我不是好好的么?他像是为了证明他说的,竟然鼓了鼓胳膊,试图鼓起点肌肉。我不禁也笑了。   这时,开始检票上车了,要一个个经过安全检查口,男人将大包小包都放在传送带上,一家三口转到另一头等待行李出来,等待的时候,男人夸张地张开双手,对着小女孩说,变,变,看爸爸变啦,变——出——来——他的话音落时,他们家的行李被传送带传出来了,小女孩高兴地蹦跳着,拍着手。   让我意外的是,周围的人也拍起巴掌,安全检查窗口的员工也微笑地看着他们,看来,这个城市和这城市里的人并不总是冷漠。不知怎么了,我的眼睛有点湿湿的,我觉得这真是一个精彩的魔术表演,远比那个著名的刘谦表演得好。因为,这是带着爱与体温的表演。 请点击更多的报刊文摘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报刊文摘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