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雪 小 禅 时间:2015-01-10 03:40 浏览:努力统计中... 爱情文章
她记得他年轻时的样子,那时他刚毕业,有几分青涩的笑,说话结巴,爱脸红,就是那个样子,让她一下子情窦初开。
  
  然后是轰轰烈烈的相爱,轰轰烈烈的出名。
  
  在小县城,师生恋是不被允许的,是如此大逆不道。她被父母转学到了另一个县城,他则被发配到一个乡里当老师。
  
  她还记得刚分开那阵,她每周骑五十公里的路去看他,一路上尘土飞扬,黄沙满地。到了他那,他给她打一盆水,看她洗脸,叫她小鸽子。
  
  那年,她才十七岁,他比她大五岁,二十二岁。后来她的父母知道她这样固执,把她转到了外省的姨妈家。她再也见不到他了,于是给他写信,可是,信全退了回来。
  
  她哭了又哭,想休学去找他。那个暑假,她偷着跑回来去看他,他早就调离了那个学校,去了更偏僻的一个学校。她找到他的时候,看到了他的妻子,已经有两个月的身孕。
  
  为什么?她问。
  
  他答,为了你。
  
  她哭了,才发现钱包没了,她被小偷偷了!他给了她一个月的工资,送她到小镇上的车站。她问他,你会忘记我吗?他低着头,一直没有说话,她走了,再也没有回头。
  
  那钱,是一百八十块,她记得清清楚楚。
  
  十五年后,她成了美国回来的海归。考上名牌大学之后,她又考取了美国的一所大学。她仍然一个人,没有结婚,不是没有人追求她,而是她觉得自己太挑剔了,一直觉得所有的人配不上自己。
  
  后来,她回了一趟老家,别人向她说起他,她冷着脸说,忘了。
  
  她没想到遇到他,但在小城的街道上,她看到了他。
  
  很冷的天,他穿着一件黑色的羽绒服,顶着风骑着自行车,风吹起他的头发,很乱。他的眼睛是肿的,他的头发有了白发。
  
  她几乎没有认出他!
  
  但的确是他。
  
  即使他老了瘦了黑了干了,但她还是认出了他!她也变得让他认不出来了,这么冷的天还穿着丝袜,这是在美国养成的习惯,再冷的天也要穿丝袜!红色的大衣,鄂尔多斯的黑色羊毛衫,手里的LV包包要一万多块。她现在是大律师了,在京城有自己的丰田跑车和带露台的房子。
  
  她在后面叫了他的名字。
  
  他回了一下头,觉得自己好像是认错了人,于是又骑上自行车,她再次叫了他。
  
  他站住,回头看到她。
  
  十年生死两茫茫啊!他嘴唇哆嗦着:你回来了?我给她抓药去,她有风湿病,好多年了,学校里的房子阴冷······他说着这些家常事。她记得他多年轻飘逸啊,她记得他多么好看啊,她记得他细长的手指。但现在,她看到了一个中年男子,眼袋垂下来,手指关节极大,头发乱篷篷,站在冷风里傻笑。
  
  她还记得黄沙遍地,她骑着车五十公里去找他。他给她炒土豆吃,给她暖着手。她的脚冻了,他脱了鞋给她捂着。
  
  她以为忘记了,但刹那间她却发现,这一切,她都记得。
  
  她给他电话,说,我北京认识一个老中医,看风湿特别好,你一定记得带着她来找我。
  
  往回走的时候,她的眼泪一直迎着风掉,掉得很急。那过去,好像一瓶过期罐头,虽然过了期,可是,一直在那里啊。
  
  回北京后她打电话给他们,来呀,我等你们呢。
  
  他不好意思,怕麻烦你。
  
  不麻烦,我给你们约好了,来吧,有地方吃住,我都安排好了。她不嫌他们,把自己的屋子腾出来让他们住,自己住公司去。
  
  来的那天她亲自去接的,在火车站,他介绍给她:这是你嫂子。她把那个面如土灰的女人叫:嫂子。
  
  到了大夫那,她嚷着,哥,你去取药,我陪嫂子买点东西去。
  
  那是她再次叫他哥,他们好的时候,她一直叫他哥。而十五年之后,她依然叫他哥,这声哥,有情有义,有多少旧光阴!
  
  她一直叫他哥,叫得极自然,那大夫说,你哥长得够土。她笑笑,不答。
  
  走的时候,买了大包小包,特别给嫂子买了化妆品,四十岁的女人哪能不用化妆品?上车的时候,她还塞了一万块钱给他,他不要。她说,那一百八十块钱,换成今天,加上利息,有一万了。
  
  他一直没有说话,一直和她很客气。火车开动后,他忽然叫她——小鸽子,哥都记得!
  
  十五年了,她没有哭过,可是,那天她在站台上,她像傻子一样哭了。小鸽子,那是她的小名儿,只有父母和他知道,父母去世了,这世上惟一一个叫她小鸽子的人就是他!
请点击更多的爱情文章欣赏
上一篇:爱情禅 下一篇:爱是拿得起放不下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爱情文章

读者文摘